农村土地流转改变金融生态

分享到:
城市:全国

报告类型:admin发布机构:站点

本报记者徐友仁

春节前几天,广西百色市田阳县坡洪镇东美村黄克幸夫妇正忙着挨家挨户送去一年的土地流转租金。

4年前,黄克幸苦口婆心地给村民做工作:想租用你家的土地,一亩一年给你350元。开始,黄克幸租到的耕地并不多,因为大家都在观望:他要这么多土地想干什么?

头一年,东美村10户农民领取了土地流转租金3万多元,平均每户3000多元。村民们算账后发现:每亩自己不种的能得350元;如果自己种,除去各种成本(不包括自己的人力成本)大概能净挣150多元。辛苦干一年,还不如不干。

黄克幸想做的事很简单,集中村里一家一户的土地来种水果和种草养牛。现在的黄克幸已经从一个依靠自家土地维持生计的传统农民转变成了当地的种养大户。

“开荒耕种和流转面积不断扩大,资金短缺成了我最头疼的难题。”黄克幸说。几年来,他投入100多万元建起了一个养牛场和耕种200多亩土地。眼下他正为资金发愁,计算下来,今年还需要60多万元的银行贷款。

在田阳县像黄克幸一样拥有百亩以上耕地的有很多,这些种养大户对信贷资金的需求十分旺盛。为解决这一“三农”发展的最大瓶颈,田阳县通过扩大抵质押担保物,引入保险、担保和开发新型农村金融产品,为农村发展注入了更多资金血液。

农村产权贷款“先行先试”

吸引《金融时报》记者的是,2015年年底,经全国人大授权,国务院批准田阳县开展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试点(以下简称“两权”抵押贷款),田阳县成为广西唯一既有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又有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贷款试点两项试点任务的县。“自试点启动以来,按照政府主导、人民银行推动、多方参与的原则,实现优势互补,目的是把信贷、保险等现代金融元素融入到当地的产业发展和扶贫规划中。”人民银行百色市中支行长黄绍进解释说。

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为何花落田阳?在黄绍进眼里,田阳有着厚实的农业基础,“三农”产业蕴藏着巨大的金融需求。

中央提出“赋予农民对承包地占有、使用、收益、流转及承包经营权抵押、担保权能”。但是各地的情况差异大,拿田阳县来说,在开展“两权”抵押贷款试点前,家庭农场、专业的种养大户通过流转已经得到了数量较大的土地,而缺少银行认可的“硬担保”仍是制约这些新型生产主体实现规模生产和扩大就业的桎梏,种植养殖专业户守着耕地,求贷无门。在这样的情况下,相应的抵押贷款能不能做?该如何做?

“县域金融创新是一项跨多领域的系统工程,以前推动农村金融创新,是人行搭台,机构唱主角。这一次,我们要让政府、机构、农户合唱主角。”在人民银行田阳县支行行长黄贤才看来,这次的创新与以往不同,他们要把中央的精神变成惠农的真金白银。

2016年年初,田阳县印发了《关于成立田阳县农村“两权”抵押贷款试点工作方案的通知》,开始了田阳“先行先试”。

金融创新亟待破题

仅仅两年时间,田阳县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涉及10个乡镇、152个行政村、75438户,,土地承包经营权已确权面积35.57万亩。

值得注意的4个百分比是:全县可颁证户数62800户,确权率98.89%,可颁证率98.89%;全县农村宅基地确权率100%,颁证率96.37%。

对由于“担保难”“抵押难”造成的贷款难问题,田阳县出台了《田阳县“两权”抵押贷款抵押物处置办法(试行)》。当借款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情形需要实现抵押权时,由第三方接手,保证了承贷银行的资金安全。同时完善了抵押物处置措施,确保当借款人不履行到期债务或者发生当事人约定的情形时,承贷银行能顺利实现抵押权,解决农村房产等抵押物处置变现难的问题。

根据试点方案要求,田阳县6家金融机构均先后出台或由上级行出台了“两权”贷款管理办法,探索出了流转合同直接抵押、产权交易中心出具产权抵押登记证、农房由不动产登记中心直接办理抵押等抵押方式,形成了“两权直接抵押”“两权+多种产权组合抵押”“两权+担保”等抵押模式。

发放贷款的田阳农村商业银行负责人黄海珠告诉记者,他们得把眼睛瞪大,除了考察政府相关部门的工作机制和制度落实情况外,客户经理还要进行细致的贷款审查和信贷流程设计,完成风险评估报告。在“两权”抵押贷款过程中通过农民承诺、村委证明、公证处公证,以内部评估方式,由所在地分支机构信贷调查岗实地调查后结合市场等因素进行初评,提出评估意见后上报其总行审批同意且发放,在贷款利率上较同类贷款优惠。

土地流转优化农村金融生态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百万尚庄
邮编:4154631 电话:202-25652564 Copyright © 2002-2017 http://www.deathtofm.com 版权所有